梁某“误”入传销组织,律师辩护从轻处罚

2015-12-16 来源: 浏览:0

 【案情简述】

——梁某经亲戚介绍加入传销组织,由受害人转为犯罪嫌疑人。

2012年梁某来到成都,加入以“自愿连锁经营”“资本运作”“1040工程”为名的非法传销组织。以投资、做生意等虚假事实将其亲属、朋友骗至成都市,通过各种方式引诱其亲属、朋友加入该传销组织并要求以缴纳认购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后梁某被警方当场抓获,新都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梁某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24条之规定,向新都区法院提出控诉。梁某委托我所杨德君律师为其辩护。

【辩护思路】

——对梁某的罪名无异议,但具有法定从轻量刑情节。

1、梁某先前并无犯罪记录系初犯,且梁某为偶犯应从轻处罚。

2、梁某加入传销组织之初系受害人,后转变为犯罪嫌疑人,其主观恶性不强,应从轻处罚。

3、梁某2012年加入非法传销组织,至2014年被公安机关抓获,犯罪时间相对较短,应从轻处罚。

4、梁某自加入传销组织以来发展下线相对较少,涉及人员、金额相对较少,情节较轻。

5、梁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主动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良好,应当从轻处罚。

6、梁某经亲戚介绍加入传销组织,在本案中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

【裁判结果】

——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梁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这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7日起至2015年5月26至。)

【办案总结】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主体界定。

组织领导传销罪,是指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或纯资本运作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行为。传销组织往往涉及人员数量庞大,对于涉及人员不能全部定罪,那么组织、领导传销行为的主体该如何界定那?

传销组织是一种"金字塔"型的销售模式,因而对犯罪嫌疑人的组织、领导行为的确定较困难。通常意义上,在传销组织中除了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其他层级的传销人员都存在组织领导行为,但是刑法的立法本意并不是要打击所有的传销人员,因此正确理解传销组织中的组织、领导行为尤其重要。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所谓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是指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笔者认为,结合司法解释规定,实践中对于组织领导行为可作如下理解:

1.在传销启动时,实施了确定传销形式、采购商品、制定规则、发展下线和组织分工等宣传行为的;在传销实施中,积极参与传销各方面的管理工作,例如讲课、鼓动、威逼利诱,胁迫他人加入等,均属于组织、领导者。

2."组织"行为应当作限制解释,即指该组织具有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有独立的组织体系,有独立的成本核算。因此,在一个传销组织中,所谓组织者只包括合伙人或公司股东,除此之外的人不应当作为组织者加以处理。

3.领导者是指在组织中实施策划、指挥、布置、协调传销组织行为的人。不仅限定于最初的发起人,在传销组织中起骨干作用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应当认定为领导者,对领导者身份的认定,应从负责管理的范围、在营销网络中的层级、涉案金额等三个方面进行考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相关标签杨德君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21607号-1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