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支持了您的诉求,您就一定胜诉了么?

2016-07-20 来源: 浏览:0

【导读】

法院支持了您的诉求,您就一定胜诉了么?实则不然,一份生效判主要决包含事实认定与判决结果两部分。郝军律师最近承办了一起案件,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百分百的支持了委托方的诉讼请求,但由于事实认定令人咋舌,委托方不得不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并纠正一审法院认定之事实。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3日,吴某向双流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称其受贺某、刘某雇佣,于佰悦劳务公司承建工地工作时受伤,要求确认其与佰悦劳务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期间吴某将其“工友”的证人证言作为证据提交。2015年7月9日,双流县劳动仲裁委做出裁决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佰悦劳务公司不服,委托郝军律师提起诉讼,请求双流县法院确认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裁判】

一审中,法院将争议焦点归纳如下:1、被告是否在原告工地受伤。2、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对于被告是否在原告承建工地受伤,承办律师认为在被告提交的证人证言中,皆无证人亲眼所见被告受伤且被告陈述雇佣其工作的贺某、刘某皆不是原告员工,被告声称其在原告承建工地受伤的事实无法认定。对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承办律师认为被告声称其为贺某、刘某雇佣,而贺某、刘某又非原告员工,其与原告之间无建立劳动关系之合意,当然与原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此后,原告补充提交了一份施工名册,被告补充提交了一份信访接待纪录与一份贺某证人证言,供法庭参考。2016年2月25日,双流县人民法院做出(2015)双流民初字6711号判决,主要判决内容如下:
1、判决结果:原告佰悦劳务公司与被告吴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2、法院认定事实如下:“关于被告是否在原告承建的海棠时代广场受伤的问题,被告贺某及仲裁庭审中出庭作证的证人均陈述被告在以上项目工地务工时受伤,且证人详细陈述了工作地点、楼层单元,以上陈述与被告在双流信访办做出的陈述相互印证,证据之间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证明被告在原告承建工地务工受伤的事实。原告虽对以上事实予以否认,但仅提交了自行制作的花名册,故本院不予支持。”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15)12号)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 企业 等用人单位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因此,虽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原告因承担用工主体责任。 ”

由于一审判决部分事实认定在该判决生效后将严重影响原告后续诉讼权利,原告决定提起上诉,请求成都中院更正(2015)双流民初字第6711号判决书认定被上诉人于上诉人承建工地受伤之事实,并维持(2015)双流民初字第6711号判决结果。

【二审裁判】

成都中院二审中,双方无其他新证据的提交。承办律师对诉讼的目的以及一审吴某提交的证据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二审法官认可了上诉人的观点。即吴某的提交书面证言,以及自己的信访笔录难以证明其在佰悦劳务公司承建工地受伤。且在此类纠纷中,判决书中认定一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是为了便于另一方申请工伤,故不可草率认定。因此,在查明事实后,成都中院做出(2016)川01民终3547号裁定,纠正了一审判决错误的事实认定,如下:
“因此,仅就吴某在本案中所提交的证据而言,既不足以证明其与佰悦劳务公司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也不足以证明佰悦劳务公司将其承建的海棠时代广场违法转包或分包给他人施工以及吴某在海棠时代广场受伤的事实。因此,原判决认定吴某在海棠时代广场务工受伤,佰悦劳务公司应当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的证据不足,本院对此依法予以纠正。”

【法律评析】

本案在一审结束后,法院虽支持了佰悦劳务公司的诉讼请求,但仅仅是在判决结果上对佰悦劳务公司做出了有利判决,在关键事实认定上,对佰悦劳务公司仍旧十分不利。如不提起上诉,待该判决生效后,一审被告再提起其他相关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吴某是否在佰悦劳务公司承建工地受伤的证明责任都将倒置于佰悦劳务公司,而佰悦劳务公司必然难以证明吴某不在其承建工地受伤的消极事实,从而面临在后续诉讼中败诉的风险。因此在一审判决结果支持佰悦劳务公司诉求的情况下,佰悦劳务公司仍旧需要对事实认定部分提起上诉。

最终,本案以佰悦劳务公司胜诉而告终。但也提醒着我们生效判决事实部分可能会给当事人权利带来的影响。所以说,即使法院支持了您的诉求,也不代表您胜诉了!

相关标签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21607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