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实务148:10 个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典型案例+给赔偿权利人、侵权责任人、保险责任人的法律提示建议

2015-10-20 来源: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浏览:0

  下内容摘选自北京一中院通报会 ,第一部分为10个案例;第二部分为给予赔偿权利人、侵权责任人和保险责任人的法律提示和建议。

 

第一部分 10 个典型案例

 

案例 1

案例提示:受害人要求赔偿的车辆修理费即使高于车辆受损前的评估价值,但如果车辆修复使用对受害人更具有合理性,且属于车辆恢复正常驾驶状态所需的必要费用,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偿。

案情概要:2014 5 13日,代某驾驶大货车与林某驾驶的小客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受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代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林某无责。林某修理车辆共花费修理费 36000 元,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及代某承担上述费用。本案审理过程中,经保险公司申请,委托鉴定机构评估,林某所有的小轿车在2014 512日的评估价值为人民币20000元整,保险公司只同意按照评估价值进行赔偿。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林某的车辆受损可经修复使用,且修复使用在经济上对林某更具合理性,林某选择将车辆送至4S店维修,并在本案中主张赔偿修车费用,出于对交通事故中无责任方当事人选择权的尊重以及更准确适用法律的角度考虑,林某维修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虽然高于车辆在评估基准日的评估价值,但尚在合理范围内,不属于畸高,且系维修车辆恢复正常驾驶状态所需的必要费用,故保险公司应当全额赔偿。

案例 2

案例提示:在多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无责机动车一方与有责机动车一方应按照法律规定分担责任。

案情概要:2013 5 29日,王甲所驾驶小客车与郝某驾驶的小客车追尾,导致郝某追尾王乙驾驶的小客车,造成王乙受伤。经交通部门认定,王甲负该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后王乙起诉至法院要求王甲、保险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交通事故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甲负事故全部责任,郝某、王乙均无责任。对王乙因本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应分别由王甲所驾驶机动车的保险人甲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有责赔偿限额内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由郝某所驾驶机动车的保险人乙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由于王乙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各项损失未超出交强险有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之和 121000 元,故按照法律规定,各保险公司应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例 3

案例提示:商业三者险合同中,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未尽告知、提示、说明义务的,该条款不发生效力。

案情概要:2014 2 17日,葛某驾驶车辆与前方停车排队等候通行的王某驾驶车辆相撞,导致王某受伤。事故经交通队认定葛某负全部责任。葛某驾驶的车辆在甲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王某起诉至法院要求葛某、甲保险公司承担包括车辆营运损失在内的各项损失。保险公司以营运损失属于合同中约定的免责条款为由,不同意赔偿。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保险法》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现甲保险公司就其免责条款是否尽到提示或说明义务,未举出相应证据,故该免责条款在合同当事人之间未产生效力,对甲保险公司主张营运损失不属于保险赔付范围的意见,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 4

案例提示:受害人因个人体质原因导致交通事故损害后果加重,其体质状况不能成为减轻侵权人赔偿责任的理由。

案情概要:2011 7 31日,董某驾驶车辆与赵某驾驶车辆相撞,赵某受伤,交通队认定董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诉至法院,要求董某、保险公司承担各项损失。经鉴定,赵某外伤致颈脊髓损伤,遗留有颈部活动障碍,其伤残程度属Ⅸ级。经保险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就赵某原有颈椎管狭窄症以及本次伤害与交通事故因果关系和参与度进行鉴定,《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认定:赵某的颈椎管狭窄症,脊髓损伤与此次交通事故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外伤参与度40%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董某在驾驶机动车行进过程中,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与赵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赵某受到外力撞击导致脊髓损伤。赵某年事已高,退变性颈椎管狭窄属其个人体质,虽然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并非《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因董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无责任,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因此法院支持了赵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 5

案例提示:在挂车未投保交强险的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时,牵引车方和挂车方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概要:20131119日,张某驾驶车辆(牵引车及挂车)与高某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受伤,财产损坏。此事故经交通队认定,张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后高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张某承担赔偿责任。另查,张某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主车交强险和主车商业三者险 150 万元,挂车商业三者险10万元,未投保挂车交强险。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的规定,挂车不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牵引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牵引车方和挂车方依照法律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由此可见,交强险条例修改后,挂车并非必须投保交强险。本案中,应先由张某驾驶的牵引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再由承保牵引车和挂车的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案例 6

案例提示:因道路遗撒物品导致发生交通事故,遗撒人与道路管理维护单位有过错的应当对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概要:201213日,刘某驾驶小轿车行驶过程中,因路面存在大面积遗撒物且长时间未清理,与一石头接触后,同李某驾驶的重型自卸货车前部相撞,造成刘某死亡,两车损坏。交通部门认为在此次交通事故中刘某承担主要责任、李某承担次要责任。刘某亲属在起诉李某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后,又以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在于路面上出现的上述石头,该石头与刘某死亡和车辆损毁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为由,要求对该路段负有管理职责的公路分局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次交通事故是因多方原因共同作用所导致,对于两位机动车驾驶人的责任承担问题已经法院生效判决予以确认。本案中,引发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遗撒在道路上的石块,遗撒人应当承担责任。同时,公路分局没有及时清理遗撒物,对其管理的道路未尽到维护义务也存在过错,故判决公路分局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案例 7

案例提示:乘客下车开车门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致人受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概要:2013 8 30日,柴某乘坐陈某驾驶的车辆在非机动车道内停车,柴某开启左后车门时,适有亢某驾驶无号牌电动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两车接触,造成亢某受伤、车辆损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陈某、柴某负全部责任,亢某无责任。陈某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2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亢某起诉至法院要求陈某、柴某及保险公司承担各项损失。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乘坐机动车时在机动车道上不得从机动车左侧上下车,开关车门不得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本案中,柴某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下车开启车门时撞击到电动车是亢某受伤的主要原因,应承担亢某人身损害的主要赔偿责任。法院酌定柴某的责任承担比例为60%,陈某未按规定停车的责任承担比例为40%。

案例 8

案例提示:驾驶人开车前未尽到检查车辆外观和安全状况的义务,应当对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概要:201331日,乔某驾驶在保险公司投保的小客车由东向西从停车位内起步行驶时,由于行驶发生障碍,下车检查时发现周某倒于车辆前部下方,经医生检查周某已死亡。根据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事后的调查及对周某的尸体检验表明:周某系胸部及颈下部受较大外力挤压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后周某亲属起诉至法院要求乔某及保险公司赔偿各项损失。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周某醉酒后丧失感知能力,持续滞留在机动车前下方,导致乔某车辆起步后将其挤压致死。因此周某本人对于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有明显过错。乔某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在取得驾驶资格证前的培训及资格考试中,均被要求开车前应绕车一周检查车辆外观及安全状况,这项要求应属机动车驾驶人应遵守的行为规范之一,也是机动车驾驶人安全保障义务的一部分。本案中乔某未能做到这一点,以致未能避免事故的发生,故其对事故的发生亦存在过错,最终法院酌定乔某在此次事故中承担50%的责任。

案例 9

案例提示:车辆投保人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获得本车交强险赔偿。

案情概要:20131120日,吴某驾驶小轿车前部撞上马某停放的小轿车,将马某车前部站立的叶某(叶某为马某所驾驶车辆的车主及投保人)挤撞在陈某停放的小轿车后部。经交通大队认定,吴某为主要责任,马某为次要责任,叶某、陈某无责任。后叶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吴某及陈某的保险公司赔偿各项损失。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叶某虽然是车辆的投保人,但是因其站在车下在其他车和本车的共同作用下受伤,叶某可以作为第三人获得本车交强险的赔偿,所以承保叶某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也应当作为共同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 10

案例提示: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出具的 “ 交通事故认定书 ” 是人民法院处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重要证据之一,如果当事人没有相反的证据或者足以推翻其结论的理由“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应当成为人民法院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案情概要:2013 5 20日,车某驾驶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的车辆与康某驾驶自行车相接触,造成康某受伤。事故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车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康某起诉要求车某及保险公司赔偿各项损失。车某认为事故是因康某的自行车过快,撞上了机动车造成损害,康某对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责任,不同意事故认定书的认定,不愿承担全部责任。

裁判理由: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事故责任,因公安机关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认定车某负事故全责,本案中,因车某未能举证否定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故责任,故对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车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的认定,法院予以确认。故车某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第二部分 给各方主体的法律建议

一、对赔偿权利人的提示建议

增强举证意识,加强举证能力

1. 赔偿权利人常为受害人或其近亲属,在全力抢救、减少人身伤亡与财产损失的同时,应注意及时报警,留存能够反映事故现场的照片、录音录像等证据,以便公安机关在认定交通事故责任和法院在认定民事赔偿责任时具有较为直观的依据。

2. 赔偿权利人应留存自事故发生之时起支出的一切费用的正规收据或发票,例如急救和医疗费、护理费、辅助器具费、交通费、餐饮住宿费等;开具并收集能够反映受害人户籍性质、工作和居住区域、收入来源、劳动关系、完税证明、误工收入减少证明、被抚养人生活状态、事故发生前的近期收入明细等方面证据,以便能够准确适用城市及农村“二元”赔偿标准。

3. 赔偿权利人还应留存住院治疗期间的诊断证明、病历材料等能够反映受害人护理依赖程度和时间,需误工休息时间,是否需要加强营养,是否需要后续治疗等情况的证据材料,以作为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后续治疗费等赔偿项目的依据。

4. 结合本院此次发布的案例来说,赔偿权利人还应注意留存定期体检报告、就诊病历等能够反映个人健康状况的证据材料,以便在可能发生的诉讼维权过程中证明个人体质的特质或体质改变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关系等事项,以明确各方的责任划分。

合理提出诉请,节约维权成本

1. 赔偿权利人在事故发生后,可参阅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并基于可收集到的有效证据对可能获得的赔偿项目作出合理的估计,提出较为科学的请求金额,诚信而理性地进行诉讼维权,可以避免承担不必要的败诉部分的案件受理费,一定程度上可节约诉讼成本。

2由于死亡伤残类赔偿金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的索赔金额中占了较大比例,故伤残等级的鉴定意见即为重要的赔偿计算依据。赔偿权利人如不选择诉讼维权,可经各方合意委托对伤残等级等赔偿依据进行鉴定。如果赔偿权利人选择诉讼维权,建议待进入到诉讼程序后向法院申请由法院委托进行司法鉴定,以避免赔偿权利人自行委托的鉴定意见不被采信而浪费已自行支付的鉴定费用。

3. 赔偿权利人可充分利用目前裁判文书公开上网平台,通过查阅相似案例的生效裁判文书来对诉讼维权形成初步认识,对自身可能获得的赔偿数额做出合理预期,并仿照进行相应的举证,可节约诉讼成本。

权利人有权自由选择侵权责任承担方式

在因交通事故导致的财产损害中,赔偿权利人(尤其是无责的受害方)有权自由选择侵权责任人承担责任的方式,恢复原状或者损害赔偿。

根据我国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汽车维修协会发布的 “ 整车配件零整比 ” 系数的相关规定,车辆的维修费用在很多时候会超过车辆在事故发生前一天的实际市值,但赔偿权利人在以下条件均具备的情形下,可以选择主张修复车辆而放弃赔偿请求:一是损毁车辆具备修复的可能性;二是修复车辆对于受害人来说具有合理、必要的经济价值;三是修复费用并未超过合理范围。当然,赔偿权利人在必要情形下,应对以上条件进行相应的举证,例如选择指定的维修单位、提供修车费用发票以及明细、保险公司勘验定损结论等。

驾驶人在特定情形下可适用本车车险理赔条款

根据本次发布的案例,在驾驶人(也是车辆所有人和投保人)脱离本车,未在本车上,而又被本车撞伤的,可将驾驶人视为本车事故的第三人,适用本车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值得注意的是,因驾驶人兼具有多重身份,不应局限其具有某一种身份就排除其应享有的权利,而应结合事故实际情况,将其与通常情形下的事故第三人类比,驾驶人在维权过程中应注意在此情形下对本车承保保险公司的追加。

二、对侵权责任人的提示建议

合理购买保险,科学分散风险

赔偿权利人应注意加强通过保险分担风险的意识。运营车辆往往体积庞大,致害后果常较为严重,赔偿金额较大,建议将牵引车和挂车都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本次发布的案例中运营车辆的挂车未投保交强险,虽然未违反法律规定,但发生风险时,侵权责任人投保的商业三者险承担了原本可由交强险理赔的赔偿责任,如商业三者险的保险限额不够赔偿数额,则需侵权责任人自行承担余下的赔偿数额,而如果挂车也投保了交强险,侵权责任人在很多情况下可以不必自行承担赔偿责任。在目前交通环境比较复杂的情况下,我们建议非运营车辆亦应综合根据驾驶人技术、车型条件、行驶频率及环境等情况,在投保交强险的同时,合理选择商业三者险的保险金额。

遵守交通法规,维护交通安全

1. 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不可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过度疲劳驾驶。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驾驶人驾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应按照法律法规及行为规范的规定,绕车一周检查车辆外观及安全状况,在临时停靠时提示同乘人员开门下车前注意周围车辆。营运车辆的驾驶人在驾驶过程中,应时刻注意对车上运载物是否掉落、遗撒,以避免对后车行驶造成安全隐患,在发现有运载物遗撒道路上时,应按照相关规范及时报警清理,排除隐患。

2. 车辆所有权人与管理人应增强法律责任意识,妥善管理机动车辆。车辆所有权人与管理人在将车辆交付给他人驾驶前,应审查车辆是否已经按照规定定期年检、是否存在缺陷、驾驶人有无相应的驾驶资格、驾驶人是否符合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情形。如车辆所有权人与管理人疏于审查,法院可依据其负有的过错判定其与驾驶人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道路管理维护单位应注意维护道路安全通行条件

道路管理维护单位应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尽可能避免因怠于审查而存在的管理维护缺陷,尤其对多有大型运营车辆通行的高速、国道、省际道路等运载物遗撒道路而引发事故的多发路段,应着重配备监控设备和监督人员,对妨碍通行的情况及时发现和排除,维护道路通行的安全条件。

三、对保险责任人的提示建议

加强对格式免责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并完善举证

1. 保险公司在提高缔约效率的同时,也要注意保障缔约质量。应严格遵照我国保险法及保险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加强对保险格式合同的内容,特别是将免责条款在订立合同时在相应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的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在履行说明和提示义务后,保险公司可要求投保人亲笔书写已知悉被提示和说明的免责内容。

2. 保险公司对于履行告知和提示义务,可采取相对新颖和更加完善的举证手段。可将需提示和说明的条款以不同颜色、不同字体、不同粗细等新形式对投保人进行提示,并可仿照人工服务通话录音等形式,在与投保人订立合同时制作缔约录音或录像,并一式多份由保险公司、投保人、行业监管部门各自留存。

注意区分在多车事故中各保险公司在有责或无责限额内的责任分担

在多车事故的维权诉讼中,对有责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首先应明确己方的保险责任范围,其次注意审查是否存在其他保险公司应按照各投保人的责任比例负有保险义务,如存在其他具有保险义务的保险公司,则应申请追加其成为共同被告进入到诉讼中,以便提高诉讼效率,节约诉讼成本。

繁简分流,加强对非简易案件的到庭应诉

1. 保险公司可根据保险责任法律关系是否清晰简单、预计理赔金额是否可能超出保险限额、诉讼请求是否多样、理赔项目中是否需要通过鉴定程序得出结论参考等方面将需要应诉的案件进行繁简分流。

2. 对保险责任法律关系简单明了的简易案件可申请书面审理、书面答辩,并申请法院邮寄 送达法律文书,以节约诉讼成本,提高诉讼效率。

3. 对可能存在争议的非简易案件,保险公司应着重提高一审的到庭应诉率,加强对一审程序的全面参与,以切实保障保险公司充分行使答辩、追加被告或第三人、举证质证、申请鉴定、调解等诉讼权利。于此,将有利于案件事实准确查实、也有利于保险公司对格式条款提示说明义务的充分举证,降低仅保险公司上诉的案件量,加快一审裁判文书生效进度,从而达到尽快向赔偿权利人理赔的良好社会效果。

保险公司应注意提高理赔效率

保险公司应自觉地履行合同义务,实现社会责任。对于无争议案件,可不经诉讼,与当事人自愿达成和解理赔协议,对于理赔手续的审批应提高效率,对理赔手续应尽可能简化。鼓励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明确、用于急救诊疗费用确实发生的情况下先行快速赔付,以促进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权利得到有效保障。

 

 

相关标签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