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英启的杀人行为,有罪抑或无罪 ?

2015-12-24 来源:审判研究 浏览:0

卞京 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
阅读提示:近日,众多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中,对于章英启加害无辜女性的行为是否应当入罪,各方观点不一争议很大。
关联内容阅读链接
最近数日,四川宜宾首富章英启遭绑架并被胁迫杀人一案成为各大网络、报刊的头条,而对于其实施的杀害无辜女性的行为是否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在朋友圈也引起激烈讨论。该案件也再次将特殊情形下的被胁迫杀人是否该定罪、该如何定罪处罚的问题引入公众讨论的视野。根据媒体报道的案情,笔者试着归纳各方观点并结合两个案例,谈一谈自己粗浅的看法。
一、案件回放
时间是在今年的 11月10日21时许,四川宜宾伊力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章英启在小区电梯内,被犯罪嫌疑人刘某、岳某、陈某利用冯某事先准备好的脚镣,以喷辣椒水、捆绑手脚、捂嘴蒙眼的方式绑架至附近的出租房内,并用自制手枪威胁章英启在2016年3月前交赎金 1 亿元。后四名嫌疑人又威逼章英启对吉某某(被害女性)以绳索勒颈的方式进行杀害,并对全程进行摄像记录作为威胁依据,之后将章英启释放回家准备赎金。
二、观点整理
对于该事件中章英启的杀人行为是否该承担刑事责任、承担何种刑事责任,笔者对网络上的各方观点进行归纳整理,主要如下:
著名刑法学专家洪道德说,首先要确认是否有“杀人”的事实。“如果有,则要搞清楚是一个人杀还是和绑匪一块杀的。如果是一个人,那么他是自由挥刀杀人,还是被动被绑匪抬着胳膊刺向被害人,如果是被动,毫无疑问是无责。如果受胁迫后自由挥刀杀人,就要确认当时绑匪是否对其做出了让他无法选择的决定,即只有杀害被害人才能保住自己生命是唯一选择。这种情况受胁迫杀人行为或可以被认定为‘紧急避险’,可以不承担刑事责任。”
京衡集团上海事务所邓学平律师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理论,对任何人科处刑罚都必须满足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客观行为对社会具有危害性;二是行为主体具有自由意志。本案中章英启如果真的杀人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是毋庸置疑的,问题的关键在章英启在当时情况下,是否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如果其受胁迫且别无他法,那么章英启在案件中只是四名犯罪嫌疑人的杀人工具,最多也只是胁从犯。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马文斌律师认为,章英启若在事发时处于人身高度危险中,如 “绑匪以立即枪杀他” 为威胁要求他必须杀人,因无法选择只能自保,其被迫犯罪的行为可能被定罪免刑;若无此类情节,即绑匪对章英启的威胁程度不够,其行为应当受刑事追究,但属于“减轻处罚”的范畴。
四川大学法院教授万毅说,当生命被威胁时而侵犯他人生命,我国法律实务界一般认为是胁从犯。但是这种情况在刑法学上一直是比较大的争议点。紧急避险的前提是挽救一个大的法益,而不得不伤害一个小的法益。如果该富豪当时因外在的强迫和控制,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完全丧失了意志自由,进而丧失了选择行动的自由,则依据刑法第十六条之规定“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
知名死刑复核律师谢通祥说,章英启的行为不属于紧急避险,因为紧急避险是损害一种法益来保护另一种法益的行为,原则上避险行为要有必要的限度,所引起的损害应该小于所避免的损害,属于法益大小之间的权衡。因此,其行为涉嫌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属于胁从犯。
宜宾资深的裴律师认为,在该案中章英启虽为被胁迫杀人,但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不能以生命换取生命,不能以刑事中的小件换取大件作为免刑要件,章英启仍需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但被胁迫杀人可在量刑时作为减刑参考。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表示,根据目前网上披露的案发经过,暂时无法准确判断章英启在该案中承担的法律责任,但是根据多种可能性,章英启的行为不构成紧急避险,可能涉嫌故意杀人罪,构成胁从犯。
三、类案回顾及评析
国内之前也发生过几起与四川宜宾绑架案情节相类似的案例。
案例 1:
2007年3月,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侦破两起卖淫女被三名男性胁迫杀害同行的案件,两名卖淫女被害。三名主谋绑架卖淫女用抽取扑克牌的方式让她们自相残杀,并对杀人过程予以录像,以此威胁控制她们卖淫而从中渔利。昆明市检察院考虑到卖淫女杀人是被其中两名主谋拉着手动的刀,加之主观上属被迫,在当时情况下杀人是为了保全自己,遂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
案例 2:
为了勒索钱财,石某某等八人犯罪集团于2008年10月的某天绑架了河南平顶山检察院工作人员夏某,后又绑架了与夏某素昧平生的王某某。为了达到勒索夏某1000万元的目的,威胁夏某与王某发生性关系,又威胁其用绳索勒住王某颈部,整个过程被拍成照片作为勒索的手段。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夏某一直被蒙着眼睛,强奸的时候也是有人按着的。勒住王某脖子的时候,夏某的脖子也被绳子套着,后面有两个人勒住他。检察院最终并没有对夏某提起公诉。
从上述两个案例可知,最终的被绑架者杀人均没有承担刑事责任。案例1中被害人的杀人行为是被绑架案的主谋拉着手进行的,而一个女人面对两个男人的控制,根据二者的力量对比情况可知,一般女人都是无法反抗的,此时被害人的行为处于无法反抗的无意识的状态,其已经变成另两名主谋的犯罪工具。依据刑法第十六条之规定“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被害人的杀人行为不具有可责性亦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案例2 中被害人夏某在作案的过程中一直被蒙着眼睛,而且在强奸的时候也是被人按着进行的,对于强奸行为其也不具有反抗能力,也是一种无意识状态下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犯罪。对于之后的杀人行为由于夏某的脖子上也被绳子套住,并且有两个人在后面勒住他,此时如果他不杀害王某的话,则自己就要被杀死,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行为构成刑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紧急避险行为,不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虽然有人质疑人的生命是等价的,不应当以一命换一命。姑且不论紧急避险行为已经可以解决该质疑,设想一下一个理性人处在情况紧急的环境下,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必须杀害另一个人,理性人一般都会选择保住自己的生命。当然不排除一些愿意牺牲自己的英雄。但是即使英雄自我牺牲了,绑匪依然会将另一个受害人杀害,因为正常的理性犯罪人都会为此杀人灭口。因此,不管从紧急避险理论还是从理性人角度考虑,甚至是边沁的功利主义即效用最大化角度考虑,夏某杀害被害人的行为无论在道德上还是法律上都应当是可接受的,更不应当入刑。
四、“杀人无罪”之我见
对于章英启的杀人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无非存在两种观点即不入罪和入罪,这两种观点分别是从行为以及结果两方面进行考量。
主张不入罪者主要从章英启的杀人行为考量,即其行为是受胁迫情形下的无奈之举,不具有可控性,而且不杀害被害人对于理性人来说也不具有期待可能性。
主张入罪者则主要从其行为的结果来考量的,即同样是同等的生命,不可以用他人的生命换取自己的生命,“谋杀就是谋杀”,不可以因为特殊情况而不予定罪,奉行绝对的道德观。
笔者认为,绝对的道德观太过刻板,亦不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对于章英启的杀人行为应当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境对其行为予以认定。也许媒体披露的案情并不足够,但如果仅就已知的情况来看,如果按照网贴披露的“章英启被枪指着胁迫杀害”,其只能在自己和受害者之间选择一个的话,章英启在那样的胁迫情境下为了自保而杀害被害人不应认定为犯罪。
(一)法理层面的分析
1、社会契约理论
根据卢梭的社会契约理论,自然状态下的人们为了在文明社会里和平共存才成立政治国家,让渡自己的部分权利于国家。国家制定的法律也是基于人类可以共存的社会基础之上,即人无需通过伤害他人换取自己的生存。但是在被绑匪劫持并且要挟必须在本人和他人之间选择一个人死亡的情况下,并非处于“文明社会状态”,而是回到了“自然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下生存只有通过剥夺他人的生命才能够实现,这就是他们在这种状态下的社会契约。
2、期待可能性理论
期待可能性是指根据行为当时所处的客观情状,能够期待行为人作出适法行为的可能性。该理论源于1895年德国帝国法院的“癖马案”。帝国法院的判决使得责任的归责条件不仅仅局限于故意或者过失的心理,还包括了行为人当时所处的客观情况即考虑被告在当时情况下是否能够被期待不顾失业而拒绝驾驭癖马。期待可能性理论使得对刑事责任的归责包含对行为人当时所处外在情境的考虑,充分体现了“法不强人所难”的人性关怀,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本案的章英启在被枪指着胁迫杀害被害人的紧急而特殊情境下,我们也不可能期待其为了被害人的生命而牺牲自己的生命。由此,其不杀害被害人不具有期待可能性。
3、法的规范作用之教育作用
法律的教育作用主要表现为通过法律的实施,从而对社会中的普通成员产生反面的警示、教育作用抑或是正面的示范作用。而本案中的章英启杀人行为,即使对其判处刑事责任对于将来也没有任何警示、教育作用。毕竟正常的理性人是不期待这种绑架之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亦不想因此杀害无辜的他人,让自己活在杀人的阴影之中以及可能被定罪处罚的担忧中。
(二)法律规范层面的分析
1、紧急避险
刑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采取的紧急避险行为,造成损害的,不负刑事责任。”从上述表述可见,紧急避险的构成要件包括:第一,正在发生的危险;第二,目的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侵害;第三,必须是不得已而为之;第四,采取损害一种合法权益的方法保全另一种合法权益。本案中章英启的杀人行为系在被枪指着胁迫杀害被害人的紧急而特殊情境下,这种人身危险性明显是正在发生的,目的是为了使自己的人身免受侵害,而且在当时紧急的情况下杀害无辜的被害人保全自己的生命也是章英启唯一的选择,因此其行为完全符合紧急避险的构成要件,不应当认定为犯罪行为。
2、胁从犯
胁从犯的前提是构成故意杀人罪,否则根本无胁从犯之说。而章英启的杀人行为虽然客观上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在被枪指着胁迫的情况下,其已经算是不能自由地控制自己的意志。因此,其不具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如果仅仅根据个人的道德情感将该行为入罪,将违反刑法的罪责刑相一致原则以及谦抑性原则。
参考文献
[1]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5年11月20日访问。
[2]﹝美﹞迈克尔·桑德尔:《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3]﹝美﹞萨伯:《洞穴奇案》,陈福勇、张世泰译,三联书店2009年版。
[4]﹝法﹞让·雅克·卢梭:《社会契约论》,戴光年译,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5]张智勇、初红漫:《被害人过错与罪刑关系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相关标签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21607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