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罚款与刑事罚金的折抵难题

2016-08-15 来源:税务+法律团队 浏览:0

四川省某地方税务局因遭遇行政罚款与刑事罚金的折抵问题,遂求助于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税务+法律”服务团队。

四川省某地A公司和B公司通过不申报手段逃避缴纳税款,该地区地方税务局分别向两公司作出了《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两公司补缴税款、缴纳滞纳金和行政罚款,对A公司处以行政罚款12万余元,对B公司处以行政罚款8万余元,但是,A公司和B公司既未补缴税款,又未交纳滞纳金和行政罚款。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一条关于逃避缴纳税款罪的规定,该地方税务局认为两公司及其共同负责人程某构成刑事犯罪,遂依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将案件移送至当地公安机关。经过公安机关的侦查、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以及法院的审理,2016年5月19日,该地区基层法院对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对A公司处罚金2.5万元,对B公司处罚金2万元,并追究了两公司共同负责人程某的刑事责任。

宣判后,该地区地方税务局陷入了困惑——其一,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两公司并未“不补缴应纳税款、不缴纳滞纳金、也不接受行政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的规定,两公司还未达到被追究逃避缴纳税款罪的刑事责任的条件,既然如此,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两公司的行为是否已经构成刑事犯罪?其二,本案是否适用《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关于"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行政机关己经给予当事人罚款的,应当折抵相应罚金",以及《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关于“行政执法机关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前,已经依法给予当事人罚款的,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依法折抵相应罚金”的规定?其三,本案刑事判决的罚金远远低于行政处罚的罚款,法院也没有判决“折抵罚金“,那么既然行政罚款在客观上无法折抵刑事罚金,那么地方税务局可否向两公司执行刑事罚金折抵后的行政罚款呢?

详细研究了案件资料和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行政审判指导案例之后,本团队向该地方税务局提供了咨询意见,要点如下:

首先,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两公司虽然没有达到被追究逃避缴纳税款罪的刑事责任的条件,但并不意味着两公司逃避缴纳税款的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一条的规定,两公司的行为已经满足了逃避缴纳税款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而“不补缴应纳税款、不缴纳滞纳金、也不接受行政处罚”是触犯该罪后是否应当继续追究涉罪主体刑事责任的条件,应当与犯罪构成要件相区分。

其次,本案不适用《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和《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关于行政罚款折抵刑事罚金的规定。地方税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两公司的行为虽已构成刑事犯罪,但地方税务局对其作出的行政罚款的处罚决定并未被有效执行,法院也并未判决罚款折抵罚金,由此可以推定本案没有满足《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和《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所规定的“已经依法给予当事人罚款的“的罚金折抵条件。

最后,若地方税务局向两公司执行刑事罚金折抵后的行政罚款,该行政行为在行政法层面上将缺乏合法性与合理性,理由如下:其一,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对同一违法犯罪行为,原则上只能给予一次刑事法律上的人身罚或财产罚,本案中,两公司因逃避缴纳税款的犯罪行为已经承担了刑事财产罚,不应再给予行政罚款;其二,行政机关必须在法定权限范围内行使公权力,一切超越法定权限的行为无效,此乃行政法的实体性原则之一,即“越权无效原则”,《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行政执法机关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前已经作出的警告,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的行政处罚决定,不停止执行。”该规定中所涉及的“不停止执行”的行政处罚方式并未包括行政罚款,纵览其他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后行政机关继续执行罚款的依据也并不存在;其三,两公司及其共同负责人程某已经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金钱和自由的代价,地方税务局若对其再执行罚款,则有违行政法的适度性原则,缺乏合理性。

综上所述,税务机关等行政主体应当审慎地处理针对同一违法行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竞和问题,在充分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同时,防止权力滥用。

相关标签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21607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