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理论及实务系列研究(之二)

2016-08-22 来源:税务+法律团队 浏览:0

 

 

编者按:增值税系因顺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税制改革,国家对商品及应税劳务在流转过程中的增资额开征的一种流转税。目前,增值税的收入占我国全部税收的60%以上,是最大的税种。鉴于增值税的价税分离机制和税款抵扣制度使得增值税专用发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具有了货币的价值功能,众多不法分子在利益的驱使下,大量从事虚开征税专用发票的犯罪活动。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打击,从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1995年作出《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起,到刑法修正(八)及1997年修订至今的二十多年的期间内,国家对犯罪惩治力度从未消减,但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活动仍然十分猖獗、屡禁不止。

四川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税务+法律”团队运用法律专业知识和司法实践案例,深入分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构成要件,精准解析四种犯罪表现形式【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并对该罪相关前沿热点及司法动态进行系列研究发布。

 第二篇 “为自己虚开”情形之构成要件分析

成都市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遂求助于本所“税务+法律”服务团队。

A公司某负责人所述,A公司与其交易对象存在真实的建材买卖关系。A公司法人通过一系列中间人介绍,从B公司处购买了用于黄金交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冲抵税款金额达8万余元。后来,与该“黄金票”有关的一系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相继案发,涉案人员遍布全国。A公司在收到税务机关的补税通知书后,意识到了该案的严重性,并及时缴清了税款。A公司某负责人向本团队一再强调,其委托他人购回发票后只是确认了发票的真伪,该发票票面并没有记载黄金交易,因而其并不知道该发票的特殊性。

前文所谓的“黄金票”从何而来呢? 黄金交易本是商品交易的一种,但是由于黄金的特殊性,购买黄金者不一定全部索要“增值税专用发票”,这样一来,便攒出了大量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从而成为了虚开的票源。

具体来说,一些不法企业委托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单位购买黄金,取得增值税进项发票后,通过隐蔽方式销售黄金而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结余的进项抵扣额,则用于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收取好处费。此外,有一些企业购买黄金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后,不用于认证抵扣,而是将其卖给不法分子,由不法分子利用高科技手段为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变造并出售,发票票面上的数字识别信息及单位名称、货物名称等文字信息全部变样,不法分子以此收取高额的好处费。由于国税机关严格的网络识别系统对“黄金票”扫描之后,仍需一段时间“比对清分”才能确认其有无问题。所以,“黄金票”总能“安然无恙”地经过税务机关严格的网络识别系统。为集中查处“黄金票”案件,20156月,国家税务总局、公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打击利用黄金交易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的通知》,全力查处一批利用黄金交易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犯罪案件,惩处一批利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逃骗税款的违法犯罪企业,最大限度地挽回税收损失,坚决遏制此类犯罪活动多发势头。本案中,A公司购买的“黄金票”是没有经过变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也通过了税务机关的网络识别系统,A公司由此产生了侥幸心理。

税务机关和公安机关认为,A公司用非法购买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为自己开具发票,以此增加进项税额,以此抵扣销项税,从而达到减少应缴税款的目的,属于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形,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5条所规定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为自己虚开”是该罪客观要件中的四种表现形式之一,是指行为人为自己填开金额不实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通常为行为人持自己非法购买或者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进项税额,这样会在计算应缴纳的增值税时减项变大,应缴纳税额的减少。在“黄金票”交易过程中,购入“黄金票”为自己开具增值税进项税发票的企业和相关负责人,均面临着刑事风险,其中,是否具有偷逃国家增值税税款的主观目的将成为认定罪与非罪的关键点。

刑法第205条的规定没有明确表明本罪属于法定的目的犯,但在实务界和刑法学界均认为应以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偷逃国家增值税税款的目的作为构成本罪的必要条件,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从整个刑法文本体系角度看,本罪置于刑法第三章第六节“危害税收征管罪”中,本罪侵害的法益应当是国家税收征管秩序,突出表现在对国家税收收入的侵占。如果行为人在客观上虚开了此类发票但在主观上并不意图用于抵扣税款或者客观上无法实现抵扣税款、骗取税款的情况下,这种虚开行为仅仅是违反了国家发票管理制度,并没有侵害国家税收征管秩序,因此仅具有行政违法性,不具有应受刑罚处罚的刑事违法性。

然后,从立法角度看,本罪的设立主要是针对那些利用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其他可以用于抵扣税款的发票进行虚开从而抵扣税款、骗取税款造成国家税款大量损失的犯罪行为。从全国人大和最高院颁行的文本描述可以明确的看出,本罪条文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防范国家税款流失。因此,行为人不以偷逃国家税款为目的的虚开行为不宜以本罪论处。

最后,从刑法谦抑性的角度看,刑事处罚是文明社会对抗具有显著社会危害性等犯罪行为的最严厉制裁手段,因此,刑法需要时刻保持自身的谦抑性,谨慎设置犯罪圈,尽可能地避免不当地扩大适用范围。当行为人并非处于偷逃国家税款的目的,在形式上满足了本罪的构成要件时,对其施以重刑处罚将明显有违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综上所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根据其立法目的及相关刑法理论,乃非法定的目的犯。实务中,行为人不以偷逃国家增值税税款为目的,不应简单认定构成该罪。

 

 

四川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税务+法律”团队人员均为本所公司法律业务部精英律师,致力于向纳税人提供“税务+法律”专业一体化服务。团队律师集财税专业知识和法律执业能力于一身,协助您更从容地控制税收风险,进行税务规划,合法节税,实现税收利益最大化。本团队致力于理解客户的商业需求,从企业经营的全局角度为您提出在经济全景下依法合规、合理有效、切实可行的税务意见,为您开创新的商业价值。本团队利用与税务机关和其他行政机构的融洽关系,帮助您迅速有效地采取行动。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

联系电话: 1345850928718696690710


联系人:李海燕、叶霜

 

 

 

相关标签

©四川致高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21607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9号楼2单元21楼